隐空Sora

微博:隐空Sora||银魂本命

远山声渡桃花雾(潮生阁同人文)

帆帆的第一章来啦!

墨斯卡灵:

@小心脏的桃桃子 ——少年
@远山声渡 ——远山


峄城。
清晨,螺市街,浮光醉影。
初秋的早晨薄雾冥冥,拂面吹来的微风里带着些许桂花的香气,甜甜的、冷冷的,顺着呼吸透进了骨子里,在心尖儿上挠出了丝丝痒意。
远山靠着小轩窗,悠然自得的坐在软凳上,手执一卷黄底黑字的戏本,正慵懒松散的翻阅着,不时还伸出手来,捏一块桌上的小糕点打打牙祭。
良久,窗外已是日头高照,浓雾散的七七八八,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外层层叠叠的银杏叶,在屋里撒出一片斑驳陆离。
远山戏本看的有些乏了,合上书页,随手搁置在了一旁,见外头景色清明,银杏树上秋色正好,青黄相间的树叶,在澄澈的阳光下色彩绚丽,像一把把映着烛光的玉骨折扇般晶莹剔透。一时又起了兴致,从身测的抽屉里拿出一把小剪刀,就近拽着一条银杏枝桠挑选了起来,看见喜欢的便利落的下了剪子,剪完了也不急着去捡,任着它像只蹁跹的蝴蝶,轻飘飘的旋坠到底下,落在长满青苔的石板路上。
不知何时,石板路上倏地站了个人在哪里,微微抬首,目光灼灼的瞧着正玩得不亦乐乎的远山。
“聘聘袅袅十三余,豆蔻梢头二月初。春风十里扬州路,卷上珠帘总不如!”
四下安静,即使这诗吟的低沉和煦,但还是随着柔风吹到了远山的耳朵里,一字不落!
远山听见声响,停住了手里的动作,颔首一瞟,但见银杏树下立着一位少年。那人身着一袭月白蜀锦文衫,姿容俊朗,举止风流,俨然一浊世佳公子的做派,但这样的人远山自小见多了,大都不过是驴粪蛋子表面光,明里满口诗词,实则内伏草莽、轻浮孟浪,顿时心里生出一阵反感。
“无趣!”
远山啐了他一口,反正是失了兴趣,扔了剪子把窗户一关,再不理会。
大清早的吃了个闭门羹,少年也是一愣,随即又转惊为喜,笑道:“有趣!有趣!”
这少年自认也是流连花间的风月老手了,虽是初来峄城不过数日,但自己长的眉目清秀、丰姿俊俏,读过几年诗书,画得一手好丹青,也称得上风雅,再加之自己出手阔绰,所以在峄城螺市街的大小青楼里还算个新鲜人物,不少青楼女子为得到自己垂怜而投怀送抱、争风吃醋。没成想如此风光的自己,竟会在这巷子里遇上个小冤家,被人这般嫌弃。
这到底是那家青楼楚馆的小丫头,这么没眼里见儿呀?
少年越想越好奇、越好奇越想,少顷,晃到了那座三层高的阁楼正门,抬头一望,轻纱翠蔓装裹着一黑底鎏金烫字的牌匾,上书四个娟秀字体——浮光醉影。
少年莞尔一笑,斜眼睨着那树木葱郁中的阁楼,沉吟道:“今夜可是有去处了!”
入夜。
泼墨色的天空里一轮秋月盈盈,清冷的辉光抹出淡淡的冷白色,遥遥望去,与那灯火通明的螺市街形成了冰火两重天的鲜明对比。
街面上车水马龙,不少达官贵人、世家子弟乘兴而来,一时间好不热闹。
在众多青楼之中,浮光醉影里还算清静,当然不是因为来的人不多,而是因为这里素以曲乐闻名,来的多是些好乐之人,为的是一饱耳福,自然除了奏乐的声音和一些低声交谈,再无其他杂音。
一曲琵琶完毕,台上的佳人出了珠帘,欠身施礼,答谢宾客,然后莲步轻移的退了下去。
“下位为诸位乐友献曲的是远山姑娘!”
报幕还未结束,只一个“远”字出口,掌声就响起一片,可见远山的名气。
珠帘里琴台设好,一鼎香炉青烟寥寥,满座鸦雀无声,比刚才更静。
“承蒙各位乐友垂爱,今日献上一曲新作,名为《秋夕》。”远山轻启朱唇,声音空灵好似深谷幽兰一般,隔着水晶垂花帘子添了一分神秘,甚是好听。
十指纤纤,轻抹慢挑,古朴的琴声徐徐而动,如山林间流动的溪流般轻盈曼妙,又如夏日炎炎时清风徐来的竹海般舒阔清爽。由缓而慢,余韵悠悠,顿觉周身仿佛至于旷野之上,天空晦暗不明,风渐渐浮动,簌簌落叶之声愈来愈急。琴声慢而快起,恰有山雨欲来之势,琴音骤响,嘈嘈之声如雨打雷劈,酣畅淋漓……大起之后又大落,琴声一滞,数秒,几点轻音,好似展开一幅晴空一鹤的水墨丹青,天地风平浪静,终了,万籁皆寂!
曲终,绕梁不绝……
少倾,台上佳人款款而动,出了珠帘,欠身拜满堂宾客表示谢意:“远山献丑了。”
声美艺美人更美,垂花帘前的佳人恍若神仙妃子:乌髻轻挽似堆墨,柳眉杏眼若明星,粉面桃腮,冰肌玉骨,举手投足间气质端凝,不落俗套,恰有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淡漠与疏离。
掌声雷动,远山默默颔首向台下走去,突的,在一片叫好身里听见了一个节奏分明的击打之声,像是折扇在敲击桌子,而韵律正是自己刚才所奏的一段节选。
远山有些好奇,不动声色的往后侧侧身子,瞥见角落处是一身月白蜀锦文衫的少年,正展开一把桃花绘扇执在手中,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。
是他!银杏树下的那个登徒浪子!


感觉我会写好长好长😂😂😂😂


@善良de逗比  @水仙-静心静时光 。  @河马崽崽  @扫尘的猫  @心机的粉红冻奶  @馬亦珣  @smaplove椅子团队-官博丫  @隐空Sora    @Sped_CRZ  @象征型文学

评论

热度(25)

  1. 隐空Sora墨斯卡灵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帆帆的第一章来啦!